《仰光大学法》最基础的英文语法
发布时间:2018-11-23 18:30
吴妙坚最初并没有打算当英文老师。1993年的冬天,他刚从部队退役没多久。他的第一个补习班——为20名十年级学生补习英文,只是他所答应好友的一个请求。补习班开在他家的厨房,六条凳子、一张餐桌围在www.9992019.com一起就构成了他最初上课的课堂。
当时他还没来得及为学生准备教材,就临时给学生讲起最基础的英文语法。一堂课下来,学生们倒是都认真听讲,但连基本的词性和构句都不知道,这和他之前上学时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他生在缅甸推行社会主义,以缅语为唯一教学语言的时期;在临近高中毕业时又正好赶上军政府规定缅英双语教学政策推行,是第一批没有接受过英语教学又“赶鸭子上架”去考试的学生。
 
英文也曾阻碍过U Mya Kyaing自己的十年级升学。甚至可以说他这块"补丁",曾经也是被"补"过的对象。他跟着写过《Colorful Myanmar》的Daw Khin Myo Chit夫妻两人在仰光学习英文,在印度德里跟着英国语言大学的Mr.Das学过英文发音和教学理念。
 
近些年,缅甸教师工资持续走低,甚至不足以维系基本生活。“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老师们把原本应该在课堂上教学的内容放到自己的补习班里,使得英文课堂上教学质量急剧下降,“逼”着学生前去补习。
 
“渡己还需先渡众生。”最终,他断了找工作的念头,一头蒙进英文教学里。这一进,他就进了25年。
 
25年里,他被学生们称为“一股清流”,他的学生从20变成200再变成2000,甚至到现在的每节课都有700多个学生来上课。
 
仰光有一个收费极低,教学质量又好的补习班的消息,在学生之间口耳相传。甚至不仅在仰光的学生愿意来听课,缅甸各地的人也愿意坐上大巴车前往仰光,只为听他的一次课。
 
吴妙坚的课堂上有两大特点。一是,他的声音被音响灌满在150平方的场地里发出回音。二是,教室里700多人身上的香水味、缅粉味和汗味儿会搭配出一股很刺鼻又有些回香的特殊味道。
 
教室里有一个小讲台,他坐在讲台的地板上,左手拿着话筒和书,右手杵着地。他的学生坐在包着油皮花布的长凳上,站在教室的走道上,用临近同学的背和自己的大腿当桌子,专心记着笔记。
 
他上完课,刚转身放下话筒,再转过背就已经被询问问题和表达感谢的学生围得"水泄不通"。
 
学生人数的增多让他陆续换过三次补习班的地点。但他办补习班,"从没想过要赚学生的钱。"2001年,他收费1000缅币一个月;2018年,他收费4000缅币一个月。
 
他的补习班现在在Aung Myay Thar Si街上,据他说,房租一个月152万,加之日常开支和聘请27个每人一个月50000缅币的费用,剩下的钱刚好够他和妻儿在Grand Hantha小区租一套40尺长,20尺宽的一厅两室套房。
 
 
 
办补习班也让他失去很多做其他事情的时间。最近,60岁的他被妻子要求把每天讲7节课的任务,缩短到每天讲两场。
 
本意被安排出来,让他休息的时间,又被他排满。他报名学习驾照,每天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是他的学车时间。"如果我会开车,可以自己去更多地方教学。”
 
 
02
补了"迷茫者"人生的"灯油"
 
十月份点灯节前后,吴妙坚的房门平均十分钟就要被推开一次,学生们给他送来补品和鲜花,朝着他跪拜。因为他不仅补了学生们的英文课程,更填补了他们人生的"桥桩"。"我看见他的心,坦坦白白。"他的学生Kyaw Swaroo说。
 
据Kyaw Swaroo讲述,曾有一个学生家里父亲去世,母亲患癌症,哥哥不务正业,生活艰辛,自己没有收入,母亲又需要人照顾。那个学生将近绝望地跑去问吴妙坚,自己应该怎么办。
 
吴妙坚没有直接给那个学生金钱资助,而是给他机会在培训机构里上班,"只有学会自立才能活下去。"在那个学生情绪稳定后,吴妙坚又告诉他该看什么书,在书里找到答案。现在那个学生性格开朗,也爱上了英文教学,在仰光开了一家很大的培训机构。
 
 
 
其实他自己的经历就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从普通家庭到现在的地位,让学生看见英文学习的可能性。曾经有人要出国去大使馆办签证,却不会说英文,就来到教室请吴妙坚去做翻译。“我们看见了老师的水平,想和老师一样厉害。”
 
几乎整个补习班的学生都"崇拜"吴妙坚。在补习班唯一不是教室的10个平方左右的空间里,一半的空间被用来摆放提供给学生课外书籍的书柜和做饭用的器材,一半用来摆放一张长方形的木桌。木桌的右边有一个皮质的老沙发,那是学生们为他专门准备的"专属座位"。
 
他坐在凳子上和学生说话,旁边的一个学生从堆满书的墙边探出身来为他摆放好饭菜。陆续有其他人闻讯赶来,挤坐在他的周围,拿着刚才记笔记的书本,记下他的说过的各种有哲理的话和他自己的故事。
 
他教过的学生遍及全缅,包含英文教师、导游、翻译、机场地服等各个行业,但他几乎只记得自己教过学生的百分之一。他从不会主动去和学生了解个人情况,更别说谈心,他想对学生们说的话“上课的时候都说过。”
 
“当你寻找一件工作的时候,不要在意薪水和工作量,你要看自己喜不喜欢。如果喜欢就去做,你的努力会被老板发现的。”Kyaw Swaroo最记得吴妙坚说过的这句话,这句话让他知道自己生活的意义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喜欢中文,从幼时看西游记,见到孙悟空黄黑色帽子正中间的那个“佛”字开始。
 
Kyaw Swaroo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李文虎,李是随妻子,文是喜欢中文和读书,虎是周一的生肖。他放弃了英文学习,转而到唐人街找了一个中国台湾来的老先生学习中文。但他只要有空,还是会回到课堂听老师讲学。“学的不是英语,是他传授的人生经验和做事哲理。”
 
现在的Kyaw Swaroo是一名中文老师。他当中文老师一个月工资30万缅币,但他说,"不灰心,选择这条路就走下去。"
 
 
03
补了一部分师资缺口
 
看着前来补习的学生数量呈几何倍增长,他有些欣慰,但更多的是"焦虑"。"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把这么多学生都教好。"
 
1997年起,陆续会有一些僧人到他的补习班里学习英文。在僧人们学习到一定水平后又会主动为周边地区的穷苦学生免费讲学。吴妙坚受到了启发,也许"找一部分帮手"是目前能够让培训班不被学生数量增多而降低教学质量的最好方法。
 
时逢他的学生们也在向他提出指导英文教学的请求,他干脆就划了每周五一整天时间出来,专门培养新的英文老师。“我一个人教学生,不如让学完的学生再教新的学生。”
 
 
 
眼看着报名想当老师的学生人数越来越多,他又“慌”了起来。1920年学生反抗《仰光大学法》时,缅甸就有过一次高年级带低年级,没有经费,民众伸出援手的教学活动。他怕新培养起来的学生教学质量不达标,琢磨了很久以后规定只有那些完成他所有课程学习后的学生,才能申请参与到讲学培训中。
 
学生们自己讲课,他也落得"清闲"。作为虔诚佛教徒的吴妙坚把每周五上午划定为他自己学习佛经时间。
 
"从来不会缺习的老师,现在每周五上午都不在教室。"学生们在好奇老师去哪儿了,就约着一起到老师家找他。于是,他的这一习惯也被学生们发现了。渐渐的,他的佛经学习活动从他的家里搬到培训班里,只不过又从他自己学习佛经变为了为同学们讲解佛经。
 
每周五上午八点到九点半,他为自愿前来的400多名学生们讲解佛经。之后的一天时间就由有意向从事英文教学的学生分小组相互练习讲学。到现在为止,在他的培训班里培养出300多个新的英文老师。
 
他把佛教所提倡的帮助众生的观点向学生们传递。新培养出来的英文老师会被他要求前往缅甸各地从事为期一年的免费教学。“每个新老师最少教十个人,300多个老师就教了3000多个人。等他们出去自己开补习班,就能教更多的人。”
 
他还给这些新老师下了“死命令”——不能多收学生的钱。“每个新的补习班价格可以和我的补习班不一样,但是一定要保证在维持正常运营成本以后,不能再多要一分钱。”
 
这在无形中打压了其他英文培训机构的运营,也使得他和他的补习班被同行排斥。但那些前来“打探敌情”的培训机构几乎都被他的教学方式而打动。从日本来的、从美国来的、在缅甸各处的英文老师也会来他的补习班学习教学经验。
 
他“来者不拒”,“能够有更多的人愿意学,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04
补了一系列英文教学方法
 
从吴妙坚决定一辈子当一颗嵌在英文教育事业上的"补丁"起,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学生准备英文课教材。
 
他联系过印度工作的同事,请Mr.Das在英国帮他找过书,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英国等国家的图书馆里、书店里一本一本的翻看时新的英文教材。
 
最终他在英国购买了大量的阅读、写作、听力教材,把教材打成捆放进背包里带回缅甸,又下发到学生手里。但他的补习班迟迟没有一本英文语法教材,因为市面上的英文语法教材始终达不到他追求的"通俗易懂"。
 
 
 
学生们没有系统的英文语法书成为他心里挂念不下的东西,他不仅在继续上课,也在课下花时间为学生制作了一本讲语法的很薄的小册子书,去帮助学生更好理解语法。
 
他在课上试验,在课后总结,还归纳出一套自己的教学方法。
 
Comdense of Composition是他针对阅读和写作课程创造的教学方法,简而言说就是让学生在看故事书的同时学会阅读,在不定题写作中发散自己的英文思维。经过他的试验,一般需要学习五年才能完成的课程,使用COC后仅需2年就能让学生基本掌握好。
 
他强调Community Learn,要求在课堂上所有学生都必须说英文,"即使你们只想要闲聊一会。"他把学生划分成小组来教学,让学生们逐渐由被迫使用英文交流变为主动用英文交谈。
 
Grammar Translation Method是他总结下来最有用的最受学生喜爱的英文教学方法。他把英文语法结构的讲解先放置到缅文语法之中,在由二者的相似之处扩充到不同之处,使用一些生动的例子讲解分析语法结构,又鼓励学生自己模仿造句。
 
他曾满怀憧憬地拿着这些教学方法的资料到过缅甸教育部门,却灰头土脸迎来“第一盆冷水”。
 
他又到过陆续印度、新加坡、中国等国家的大使馆去推荐自己总结的教育方法。目前印度和新加坡正在讨论是否使用他的部分教学方法作为国家英文教学的主要模式。
 
 
05
谁来做他的"补丁"
 
吴妙坚放下手里的勺,端起一个冒着热气的瓷搪杯子,身体向后靠去。他看着我说,2016年12月,他在Mobi的一个佛堂打坐,第六天时探寻到自己生命的意义。"我从事教学25年,积攒过很多功德,现在最想要的是死去以后,不再踏入轮回。"
 
 
 
最近10年,吴妙坚的身体机能有些下降,陆续住过因为心脏病、尿瘘和痔疮住过几次院。
 
从他第一次因为心脏病住院开始,他教过的学生们自发为他存了一笔钱。“我们每个人每个月存1000缅币给老师,专门存这笔钱给老师处理突发情况。现在差不多十年,应该有152万缅币了。”,Myint Myint San说,“我希望这笔钱一直都用不到。”
 
他不敢生病,怕“我不在,补习班会不会开不下去。”因此,他会定期做运动、去医院做检查,以保证自己的身体状况良好。
 
在最近三年,吴妙坚又在准备一件事——把补习班交由自己年轻的妻子Yu Kay Thi来管理。
 
他先仔仔细细的给妻子讲述了自己的教学方法,给妻子做了教学培训,再带着妻子熟悉补习班的日常运作。“补习班分为基础课、中级课、初级提高课等七个课程,除周五外,每天上午八点开始上课,一个半小时一堂课,上到晚上十点。每周五是教学活动日,不上课,是想当老师的学生们相互教学......”
 
他又翻出一本记有老学生电话的皮革外壳的老旧本子,亲自给学生们一个一个打电话。大部分人的电话打不通,他就让联系得上的学生去找,把自己希望他们回来教书的想法转达给学生们。
 
Myint Myint San是在近期被老师联系上,又赶回仰光的学生之一。她原本在木姐开了7年的英文补习班,现在木姐的补习班由她的学生负责开设,她则回到仰光攻读硕士、开设自己新的补习班和在老师的补习班里帮忙。
“在缅甸没有其他家收费低又质量高的英文补习班。缅甸穷,花费高的地方,普通家庭承受不起。”,Myint Myint San感慨道,“我们会继续教,这种又便宜又有作用的教学方式和培训班不能断。这是一种传承,是做好事。”